福建省建瓯市闽源之窗门户网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北苑御茶 > 北苑御茶祖地 > -正文

苏轼《叶嘉传》里的八大茶文化因子

时间:2017-06-30 10:31来源:闽源之窗 作者:闽源文化研究中心 点击:

建瓯市方志委 赖少波


      苏轼的名篇《叶嘉传》,让我们大家好像看现代穿越剧一样,如临时其境、如见其人,在剧中看到了一个胸怀大志、威武不屈、敢于直谏、忠心报国的叶嘉形象。

      叶嘉,“少植节操”、“容貌如铁,资质刚劲”、“研味经史,志图挺立”、“风味恬淡,清白可爱”、“有济世之才”、“竭力许国,不为身计”,可谓德才兼备。

      《叶嘉传》,全文通篇不著一个“茶”字,但细细品味之后,茶的内涵底蕴,却又无处不在!其中的茶文化元素无所不包。
 


▲图:黄悦 摄


      苏轼在文中,巧妙地运用了谐音、双关、虚实、拟人等相结合的写作手法,对茶的采择制造、历史演变、品饮艺术、器具法度、养生修炼、经营贸易、品类供御、生存法则等诸多层面,作了细致入微的刻画与阐述。特别是对宋代建安(今福建省建瓯市)北苑龙团凤饼茶的历史、采制,以及当时已经登峰造极且最具代表性和典型性的茶叶品饮艺术——分茶法或点茶法,有着特别具体、生动、形象的描写。可以说,《叶嘉传》其实就是《建茶传》、《北苑御焙传》,或者更直截了当地说,就是:《建瓯壑源叶家茶传》!

      下面试就《叶嘉传》中的八大茶文化因子,进行一个全方位的解读与阐析。

一、关于建瓯壑源叶家茶的采择之法和源流之道

      叶嘉,闽人也。其先处上谷,曾祖茂先,养高不仕,好游名山,至武夷,悦之,遂家焉。尝曰:“吾植功种德,不为时采,然遗香后世,吾子孙必盛於中土,当饮其惠矣。”茂先葬郝源,子孙遂为郝源民。

      至嘉,少植节操。或劝之业武。曰:“吾当为天下英武之精,一枪一旗,岂吾事哉。”因而游,见陆先生,先生奇之,为著其行录传於世。方汉帝嗜阅经史时,建安人为谒者侍上,上读其行录而善之。曰:“吾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曰:“臣邑人叶嘉,风味恬淡,清白可爱,颇负其名,有济世之才,虽羽知犹未详也。”上惊,敕建安太守召嘉,给传遣诣京师。

      郡守始令采访嘉所在,命赍书示之。嘉未就,遣使臣督促。郡守曰:“叶先生方闭门制作,研味经史,志图挺立,必不屑进,未可促之”。亲至山中,为之劝驾,始行登车。遇相者揖之曰:“先生容质异常,娇然有龙凤之姿,后当大貴”。

      叶嘉是福建人。他的先人住在上谷。曾祖父茂先,退隐不做官,喜欢游览名山,到武夷山附近的建州之后,很喜欢这里,于是便在郝源(即壑源,今建瓯市东峰镇福源村)这个小山村安了家。叶茂先曾说:“我种在这里是为功德,虽不一定被时人所采,但定会给后世留香,我的后代一定会在中原得到繁衍,将来人们一定会饮用我而享受我带来的恩惠。”

      值得一提的是:叶嘉,在文中其是个双关语。从表面上看,叶嘉即嘉叶。陆羽《茶经》开篇便道:“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嘉木生嘉叶,故叶嘉即嘉叶即茶叶;另一方面以叶嘉谐叶家,宋代建安确有不少以茶为业的叶姓之家,叶家茶闻名于宋代。在两宋时期,闽茶甲于天下,故以闽为叶嘉居地,“闽人”喻指“闽茶”、“建茶”。“叶嘉,闽人”,反映出当时闽茶、建茶、尤其是北苑龙团凤饼茶,兴盛突起,甲于天下的实际。

      “养高不仕”,喻茶隐于山林,远离朝市。山区适宜茶树生长,名山产名茶,故谓“好游名山”。 文中说的武夷,有广义和狭义的理解,广义的武夷指闽赣交界的武夷山山脉,狭义的武夷山指主峰在崇安县境的武夷山。但这里的武夷山,其实是古人将其作为闽茶核心区——建州的代称。故谓“至武夷,悦之,遂家焉。”

      唐末五代以前,闽茶还不受世人重视,世人对闽茶的品质和功效还未能认识,故谓“吾植功种德,不为时采”。从唐末五代的闽国、南唐始,闽茶方受重视,成为供御之茶。宋代建安(今福建省建瓯市)北苑御茶更是风行天下,倍受欢迎。闽茶、建茶,特别是北苑的龙团凤饼茶,从东南一隅流向中原广大地区,世人享受着茶的恩惠,故谓“然遗香后世,吾子孙必盛于中土,当饮其惠。”

      文中的郝源,谐音指的是壑源(今建瓯市东峰镇福源村)。壑源邻近北苑,其茶与北苑齐名。在宋代享有盛名。宋子安《东溪试茶录》“序”称:“四方以建茶为目,皆曰北苑。建人以近山所得,故谓之壑源。”宋徽宗赵佶《大观茶论》亦称:“本朝之兴,岁修建溪之贡,龙团凤饼,名冠天下,壑源之品,亦自此盛”。沈括《梦溪笔谈》卷 25 记:“建茶胜处曰壑源、曾坑”。壑源是宋代标志性的的茶产地,同时壑源也是叶姓的栖息地,是谓“茂先葬郝源,子孙遂为郝源民”。

      到叶嘉这一代,年轻时就注重培养好的气节操守。有人劝叶嘉练习武艺,他说:“我应该是天下英俊勇武之人中的杰出领袖,一支枪一杆旗,哪里是我做的事呢?”于是游历天下,去拜见陆羽先生。先生认为他很奇特,为他写了记录他的言行的文章,并流传于当时。

      宋黄儒《品茶要录》“白合盗叶”记:“茶之精绝者曰斗,曰亚斗,其次拣芽。”赵佶《大观茶论》“采择”记:“凡芽如雀舌谷粒者为斗品,一枪一旗为拣芽,一枪二旗为次之,余斯为下”。宋熊蕃《宣和北苑贡茶录》记:“凡茶芽数品,最上曰小芽,如雀舌鹰爪,以其劲直纤锐,故号茶芽。次曰拣芽,乃一芽带一叶者,号一枪一旗。次曰紫芽,乃一芽带两叶者,号一枪两旗,其带三叶四叶,皆渐老矣。”采择最上者曰斗品,曰小芽,如雀舌、谷粒、鹰爪,其次为拣芽,一芽一叶,号一枪一旗;再次为紫芽,一芽二叶,号一枪二旗;余斯为下。宋周绛《补茶经》言“茶芽只作早茶,驰奉万乘尝之可矣。如一枪一旗,可谓奇茶也。”一枪一旗的拣芽虽贵重,可谓奇茶,但比之供万乘天子以尝的斗品、芽茶,又为下矣。建安茶贵“英武之精”的斗品、芽茶,故谓“一枪一旗,岂吾事哉!”
 


▲图:黄悦 摄


      当时正好汉皇帝喜欢读经史,一个建安(今福建省建瓯市)人做皇上的贴身近侍,皇帝读了介绍叶嘉的文章后感叹说:“我遗憾不能同这个人处于同一时代啊!”皇上的贴身近侍说:“我的同乡叶嘉,气质清净淡泊,品行纯洁,令人景仰,很有名气,有治理天下的奇才,即使是陆羽的学识也不一定比他更精通啊!”皇上大惊,就下令建安(今福建省建瓯市)太守召见叶嘉,用驿站的车马将他送到京城。

      文中的“陆先生”,指陆羽。“行录”原指人的传记,这里指陆羽著《茶经》行于世。陆羽为唐时人,“方汉帝……”,是苏轼虚构的,文章中这种拟人化和穿越式的写法比比皆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也是本篇的一大特色。

      陆羽《茶经》“八之出”章记:“岭南生福州、建州、韶州、象州。其恩、费、夷、鄂、袁、吉、福、建 、韶、象十一州未详,……”对于建州之茶,陆羽《茶经》称“未详”,故谓:“臣邑人叶嘉,……虽羽知犹未详”。“敕建安太守召嘉,给传遗遣诣京师”,指建安(今福建省建瓯市)茶被列为贡御之茶。建安(今福建省建瓯市)的北苑御茶园始于唐末五代的闽国、南唐,盛于两宋。

      太守马上派人查访到了叶嘉的所在地,并拿出皇帝的诏书给叶嘉看,叶嘉没答应,皇上又派使臣去催促。太守说:“叶先生正在闭门制作,研读经史,立志高远,不屑于进京为官,万不可催得太紧。”于是太守亲自到山中,劝说他进京,叶嘉这才登车出发。路上,遇到看相的人对叶嘉拱手行礼说:“这位先生容貌和气质超乎寻常,相貌有龙凤之姿,今后定是大贵人”

      采造北苑御茶,由朝廷直接委派重臣督造,如丁谓、蔡襄先后担任福建路转运使督造大、小龙团茶。故称“郡守始令采访嘉所在”,“遣使臣督促”。

       “研味”指研茶。茶黄先入小榨去水,后入大榨去膏(茶汁)。去膏的茶黄加水研磨,研磨过的茶黄谓之黄细。黄细入圈制銙,或方或团,谓之造茶。因入圈模制成团饼茶上贡朝廷,不是以碎茶(屑)上贡,所以称“必不屑进”。

      “经史”即“经洗”,运用谐音。黄儒《品茶要录》记:“盖清洁鲜明,则色香如故。故采佳者,常于半晓间冲蒙云雾,或以罐汲新泉悬胸间,得必投其中,盖欲鲜也。”茶采后立即投入装有新泉的罐中清洗。赵佶《大观茶论》亦记:“故茶工多以新汲水自随,得芽则投诸水”,“涤芽惟洁”。赵汝砺《北苑别录》则记:“茶芽再四洗涤,取令洁净,然后入甑”。采下的茶芽务必清洗洁净,然后方入甑而蒸。既熟谓茶黄,又须用冷水淋洗,使茶黄冷却。“洗”是建安(今建瓯)北苑贡茶加工的必要程序。

      欧阳修有诗:“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师三月尝新茶”。北苑御茶惊蛰前后开采,不出三月已成,即用快马加急驰奉京师。故称:“亲至山中,为之劝驾,始行登车”。熊蕃《宣和北苑贡茶录》记:“圣朝开宝末,下南唐,太平兴国初,特设龙凤模,遣使北苑造团茶,以别庶饮,龙凤茶盖始于此”。茶的表面饰以龙凤图案,称龙团、凤饼,专供御用,始于宋太宗太平兴国初年。“矫然有龙凤之姿,后当大贵”喻指建安(今福建省建瓯市)制成龙团凤饼供御朝廷,名冠天下之事。

二、关于建瓯壑源叶家茶的品饮之法和器具之道

      嘉以皂囊上封事。天子见之曰:“吾久饫卿名,但未知其实耳,我其试哉”。因顾谓侍臣曰:“视嘉容貌如铁,资质刚劲,难以遽用,必捶提顿挫之乃可。”遂以言恐嘉曰:“砧斧在前,鼎镬在后,将以烹子,子视之如何?”嘉勃然吐气曰:“臣山薮猥士,幸惟陛下采择至此,可以利生,虽粉身碎骨,臣不辞也。”上笑,命以名曹处之,又加枢要之务焉。因诫小黄门监之。有倾,报曰:“嘉之所为,犹若粗疏然。”上曰:“吾知其才,第以独学未经师耳”。嘉为之屑屑就师,顷刻就事,已精熟矣。
 


▲图:黄悦 摄


      上乃敕御史欧阳高、金紫光禄大夫郑当时、甘泉侯陈平三人,与之同事。欧阳嫉嘉初进有宠,曰:“吾属且为之下矣。”计欲倾之。会天子御延英,促召四人。欧但热中而已;当时以足击嘉;而平亦以口侵陵之。嘉虽见侮,为之起立,颜色不变。欧阳悔曰:“陛下以叶嘉见托吾辈,亦不可忽之也。”因同见帝,阳称嘉美,而阴以轻浮訾之。嘉亦诉於上。上为责欧阳,怜嘉,视其颜色,久之,曰:“叶嘉真清白之士也,其气飘然若浮云矣。”遂引而宴之。

      少选间,上鼓舌欣然曰:“始吾见嘉,未甚好也;久味之,殊令人爱,朕之精魄,不觉洒然而醒;书曰:‘启乃心,沃朕心’,嘉元谓也。於是封嘉为钜合侯,位尚书。曰:“尚书,朕喉舌之任也。”由是宠爱日加。朝廷宾客,遇会宴享,未始不推於嘉。上日引对,至於再三。

      叶嘉用黑绸口袋封好奏呈。皇帝看到了叶嘉,说:“我长久仰慕你的大名,只是不清楚你的真实本领,今天让我开开眼界,亲自面试下吧!”于是就环顾身边的大臣们说:“我看到叶嘉外貌像铁一样,禀性刚劲,难以急用,必须用棰子不断敲打捣碎才可以。”就用激将法对叶嘉说:“砧板斧子在你面前,锅鼎就在你的背后,将要烹煮你,你看如何,敢来试试吗?”叶嘉淡定地吐了一口气,说:“我只是住在深山密林的卑贱之人,有幸被陛下选用到这里,如果能够造福他人,即使粉身碎骨,我也不会推辞。”皇上听了面露喜色,把叶嘉安排到重要的部门,让他掌管机要事务。并派遣小黄门(比黄门侍郎低一级的官员)监督他。过了一段时间,小黄门报告皇上说:“叶嘉做事,实际上是很粗疏的。”皇上说:“我深知他的才干,只因他以前自学而没有拜师不熟悉宫廷礼节罢了。若能拜师学习,以其悟性很快学会,并能达到精通熟练。”

      龙凤团茶多层密裹装匣,且加盖朱印。宋人周密《乾淳岁时记》:“福建漕司进第一纲茶,名北苑试新,方寸小夸,护以黄罗软盝,籍以青箬,裹以黄罗夹複,臣封朱印,外用朱漆小匣,镀金锁,又以细竹丝笈贮之,凡数重”,是谓“嘉以皂囊上封事”。

      蔡襄《茶录》记:“……饼茶多以珍膏油其面,故有青黄紫黑之异”。赵佶《大观茶论》亦记:“即日成者,其色则青紫;越宿制造者,其色则惨黑”。建安团饼茶佳者呈青紫色,所以有“容貌如铁”之称。好的龙团凤饼茶,“质缜绎而不浮,举之则凝然,碾之则铿然”(《大观茶论》),所以说其“资质刚劲”。

      龙凤团茶的饮用法是用流行于宋代的点茶法,除备器、择水、取火、候汤外,主要有炙茶、碾茶、磨茶、罗茶、熁盏、点茶(调膏、击拂)等。团饼茶不能直接烹饮,必先用砧椎捣碎,经碾、磨、罗而成茶粉,入瓯(盏)以沸水冲点,所以说:“难以遽用,必槌提顿挫乃可”。

      苏轼在文章中,用了特别细腻的笔法,精心刻画了宋代龙团凤饼的品饮之法和器具之道。

      先用斧斤将团饼茶剁成小块,用砧椎捣碎,入碾碾成细末。然后将茶粉置茶盏内,待汤瓶水沸提瓶点茶。“鼎镬”借指烧水的风炉和汤瓶,“烹子”即指点茶。故谓“砧斧在前,鼎镬在后,将以烹子”。

      捣成小碎块的团饼茶要入碾碾细,茶碾由碾槽和带轴的碾轮组成,“凡碾为制,槽欲深而峻,轮欲锐而薄。槽深而峻,则底有准而茶常聚;轮锐而薄,则运边中而槽不戛。”(《大观茶论》)。审安老人《茶具图赞》名茶碾为“金法槽”。“以名槽处之”,即指入碾碾茶。

      碾碎的茶,进一步用茶罗筛之。“罗欲细而面紧”(《大观茶论》),细而紧则筛眼小而密,引伸为枢密、机要,《茶具图赞》名茶罗为“罗枢密”。“又加枢要之务”,指用茶罗筛茶。“黄门”是皇帝近侍,《晋四王起事》:“惠帝蒙尘还洛阳,黄门以瓦盂盛茶上至尊。”“因诫小黄门监之”,是指黄门负责茶事 。
 


福源村(壑源)全景▲ 黄悦 摄


      于是皇上下令御史欧阳高、金紫光禄大夫郑当时、甘泉侯陈平三人,与叶嘉一起做事。欧阳高嫉妒叶嘉刚来就做官得宠,说:“我们都归他管辖了。”并正谋划着要如何排挤叶嘉。恰好皇上到延英殿,急招四人前去说明情况。欧阳高脑子过热,当时用脚踢叶嘉;而陈平也辱骂叶嘉。叶嘉虽然遭受羞辱,但还是从地上站起来,面不改色心不跳。欧阳高见状后悔说:“陛下把叶嘉托付给我们照顾,不能这样对待他呀!”于是他们一同到延英殿去见皇上,欧阳高表面上回报叶嘉的优点,而实际上却说叶嘉很浮夸。叶嘉也如实向皇上诉说。皇上一边责备欧阳高,一边为叶嘉深感怜爱,皇上看着叶嘉的面色很久后说:“叶嘉的确是位清白之士,观其气色似白云飘然。”于是邀请叶嘉一起用餐。

      欧阳高,汉代学者,以传授《尚书》闻名;郑当时,汉武帝时任大司农,后迁汝南太守;陈平,汉高祖刘邦的谋士,后封曲逆候。苏轼这里是用“小说家言”,实取人名的谐音。欧者,瓯也,指茶瓯。茶瓯在点茶之前要进行清洗,即预先洗涤,故取预洗的谐音为“御史”;宋代往往配高脚盏托以承茶盏。“欧阳高”即指带盏托的茶瓯。时者,匙也,茶匙。“茶匙要重,击拂有力。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为上。”(蔡襄《茶录》)黄金茶匙,故称“金紫光禄大夫郑当时”;平者,瓶也,“陈平”喻汤瓶。汤瓶用来烧水候汤,点茶用水以泉水为上,故以“甘泉候”命之。茶瓯、茶匙、汤瓶三者是点茶不可缺少的茶器,故曰:“三人与之同事”。

      在茶、瓯、匙、瓶四者当中,当以茶为贵,故最受宠,比较而言,瓯、匙、瓶则次要一些,所以茶瓯不平的说:“吾属且为之下矣”。“倾之”本义是陷害,喻指倾汤点茶。

      “瓯但热中”,瓯热,即热瓯,指点茶法中的熁盏。“凡欲点茶,先须熁盏令热,冷则茶不浮”。(蔡襄《茶录》)“盏惟热,则茶发立耐久”(《大观茶论》)“当时以足击嘉”,即以匙击茶,属点茶中的击拂,即以茶匙回旋搅拌茶汤。击拂是伴着汤瓶向盏中注汤而同时进行的,故谓“平亦以口侵凌之”。
“嘉虽见侮”,指经熁盏(热中)、击拂(以足击嘉)、注汤(以口侵凌之)的点茶程序。“为之起立”,即指“茶面根本立”。《大观茶论》记:“妙于此者,量茶受汤,调如融胶。环注盏畔,……渐加击拂……上下透彻,如酵蘖之起面,疏星皎月,粲然而生,则茶面根本立矣。”蔡襄《茶录》“点茶”记:“视其面色鲜明、着盏无水痕为绝佳。建安斗试以水痕先者为负,耐久者为胜。”茶盏面色鲜明、白乳涌现,耐久不褪色为佳,是谓“颜色不变”。“以叶嘉见托”,是指点茶须仰依瓯、匙、瓶三者。茶汤不离瓯(盏),故谓叶嘉与欧阳“同见帝”。点好的茶,“乳雾汹涌,溢盏而起,周回凝而不动,谓之咬盏,宜均其轻清浮合者饮之。”(《大观茶论》)盏面“乳雾汹涌”,“轻清浮合”,欧阳高“以轻浮訾之”。
 


福源村(壑源)茶芽▲ 黄悦 摄


      “嘉亦诉于上”,指茶汤送到皇帝手上。“怜嘉”,喻爱茶。点茶以盏上面色鲜明、耐久者为佳,故能“视其颜色,久之”。“点茶之色,以纯白为上,青白为次,灰白次之,黄白又次之。”(《大观茶论》)故谓“叶嘉真清白之士也”。点好的茶,“乳雾汹涌,溢盏而起”,故称“其气飘然,若浮云矣。”“引而宴之”,引叶嘉同赴宴席,喻指在宴席上饮茶,即“宴而饮之”。

      一会儿之后,皇帝高兴地咂了咂舌头,说:“刚才我看到叶嘉并没有多大好感,回味他的话,让人珍爱啊,我的精神不知不觉就轻松而清醒了。《尚书》说‘敞开你的心扉,滋润我的心田’,说的就是叶嘉啊。”于是封叶嘉为钜合侯,位居尚书,并说:“尚书是专管我的喉舌的。”从此叶嘉更得皇上宠爱。朝廷招待宾客的宴饮,没有一样是不交给叶嘉负责的。皇上每天多次召叶嘉交谈。

      钜者,巨也,钜合即大盒。名贵的龙凤贡茶以精制的小盒盛装,称銙(夸),如方寸小銙。苏轼反其意而用之,以“钜合侯”名以精制的小盒盛装的御茶。尚书是六部主官,位在王公宰辅之下,也是皇帝的近臣。“位尚书”喻指茶受皇帝上宠幸,不离左右。 “之任”与“滋润”谐音。“喉舌之任”,即“滋润喉舌”。朝廷宴享,必设茶,故谓“朝廷宾客遇会宴享,未始不推于嘉”。“上曰引对,至于再三。”“引对”,引嘉而对,即饮茶。皇上每日饮茶,一日数次。

      品茶,以眼观色,以鼻嗅香,以舌尝味。“鼓舌欣然”指高兴地品啜茶汤的滋味。茶汤初入口滋味清淡,甚至有些苦涩味,但慢慢细品之后,回味爽口、甘泽润喉,故谓“始吾见嘉未甚好也,久味其言,令人爱之”。

      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畅言饮茶的感受有“破孤闷”,“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饮茶不仅能健身益思,更有精神净化之功,总之能修养身心,故谓“精魄不觉洒然而醒。书曰:‘启乃心,沃朕心'。嘉之谓也。”
 


福源村(壑源)旧村口门楼▲ 黄悦 摄


三、关于建瓯壑源叶家茶的养生之法和经营之道

      后因侍宴苑中,上饮逾度,嘉辄苦谏。上不悦曰:“卿司朕喉舌,而以苦辞逆我,余岂堪哉。”遂唾之,命左右仆於地。嘉正色曰:“陛下必欲甘辞利口,然后爱耶?臣言虽苦,久则有效,陛下亦尝试之,岂不知乎?”上顾左右曰:“始吾言嘉刚劲难用,今果见矣。”因含容之,然亦以是疏嘉。

      嘉既不得志,退去闽中。既而曰:“吾未如之何也,已矣。”上已不见嘉月余,劳於万几,神思困,颇思嘉。因命召至,喜甚,以手抚嘉曰:“吾渴见卿久也。”遂恩遇如故。

      上方欲南诛两越,东击朝鲜,北逐匈奴,西伐大宛,以兵革为事。而大司农奏计国用不足,上深患之,以问嘉。嘉为进三策。其一曰:榷天下之利,山海之资,一切籍於县官。行之一年,财用丰赡。上大悦。兵兴有功而还。上利其财,故榷法不罢。管山海之利,自嘉始也。

      后来因一次在花园设宴,皇帝欢饮过度,叶嘉苦苦劝谏。皇帝显得很不高兴说:“你是专管我喉舌的,却用不中听的语言来忤逆我,让我情何以堪呢。”说完这番话,皇上不但冷落叶嘉,还命侍从把叶嘉打倒在地上。叶嘉非常严肃地说:“陛下一定要听小人甜言蜜语、口齿伶俐才喜欢吗?忠言虽苦口,但久之受益无穷,陛下不会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吧。皇上环顾左右侍从说:“起初我说叶嘉秉性刚直不能任用,现在看来果真是这样呀。”于是皇上一方面宽容了叶嘉,另一方面也因此疏远了叶嘉。

      饮茶也要浓淡适宜,饮量适度。太浓则苦涩重,过量则伤身体。故谓“上饮逾度,嘉 辄苦谏 ”。“苦辞”喻指茶的苦味。又因为茶的苦涩,引起“上不悦”。“遂唾之,命左右仆于地”唾茶于地。然而“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茶的修养身心功夫在于持久饮用,故谓“臣虽言苦,久则有效。”皇上虽能容忍,但亦因此不饮茶,是谓“因含容之,然亦以是疏嘉”。

      既然叶嘉仕途不顺,就回到福建省建瓯市东峰镇壑源村老家。事后叶嘉说:“我也不知该怎么办,过去之事就让它过去吧。”而一个多月没有能见到叶嘉的皇帝,因操劳国事过度,神情恍惚、思维困顿,非常想念叶嘉。就下令把叶嘉召来,皇上见到叶嘉显得非常高兴,用手抚摸着叶嘉说:“我渴望见到爱卿已经很久了。”至此,皇上仍像以前一样恩宠叶嘉。

      宋徽宗赵佶在《大观茶论》提出,茶道的核心,追求清雅、向往和谐。茶贵清,清正廉明;茶贵和,和谐和睦;茶贵澹,澹泊明志;茶贵静,宁静致远。在宋代,朝野上下,推崇的品茗之道,讲求的不仅具有“祛襟涤滞,致清导和”的身心调养之效;同时亦有“冲澹闲洁,韵高致静”的精神净化之功。所以,苏轼在文中,亦借题发挥,把饮茶的要谛和意境提升到了一种高尚精致的生活艺术和修养追求。

      那时,皇上正商议和准备南诛两越,东击朝鲜,北逐匈奴,西伐大宛等战争之事,而大司农报告说,如果战争开始,国家经费不足,皇上也为此焦虑,于是就问叶嘉该如何应对。叶嘉为皇上献计献策,并提出三个策略。一是“榷天下之利”,二是”榷山海之资”,三是”一切籍于县官”。就是说,天下所有山川和海上资源均放开经营到县一级官府来实行地方专卖。这个政策推行一年之后,国家财政得到非常丰厚回报。皇上喜悦无比。于是兴兵讨敌,终于凯旋而归。皇上从中看得到有了甚多收益,所以税收政策(包括“榷茶法”)得以延续。官府专营山海物产,是从叶嘉开始的。

       “嘉为之进三策,其一曰:‘榷天下之利,山海之资,一切籍于县官。'”指税茶法与茶叶专卖法。《旧唐书 · 德宗本纪》:“建中三年……判度支赵赞上言:……竹、木、茶、漆皆什税一。”“贞元九年春正月……癸卯,初税茶,岁则钱四十万贯。从盐铁使张滂所奏。茶之有税,自此始也。”《旧唐书 ·文宗本纪 》:“(太和)九年……冬十月……王涯献榷茶之利。乃以涯为榷茶使。茶之有榷税,自涯始也。”《旧唐书 ·郑注传 》:“郑注,绛州翼城人……初浴堂召对,上访以富人之术,乃以榷茶为对。其法欲以江湖百姓茶园,官自造作,量给直,分命使者主之。帝惑其言,乃命王涯兼榷茶使。”赵赞于唐德宗建中三年建议收茶税,贞元九年从张滂所奏开始实行。茶叶专卖法由郑注建议,唐文宗太和九年以王涯兼任榷茶使而正式实行。茶叶税法,专卖法始于唐,非始于汉,苏轼这里也使用“小说家言”。

      管山海之利,盐铁收税,实始于汉武帝时的大农丞孔仅、大司农桑弘羊,叶嘉托为汉代人,乃苏轼的“小说家言”。属虚拟。茶税始于唐德宗时赵赞的提议,故谓“至唐赵赞,始举而用之。”茶税出于唐人赵赞的建议。

四、关于建瓯壑源叶家茶的品类之法和生存之道

      居一年,嘉告老。上曰:“钜合侯其忠可谓尽矣。”遂得爵其子。又令郡守择其宗支良者,每岁贡焉。嘉子二人。长曰抟,有父风,袭爵。次曰挺,抱黄白之术。比於抟,其志尤淡泊也。尝散其资,拯乡闾之困,人皆德之。故乡人以春伐鼓,大会山中,求之以为常。

      赞曰:今叶氏散居天下。皆不喜城邑,惟乐山居。氏於闽中者,盖嘉之苗裔也。天下叶氏虽夥,然风味德馨,为世所贵,皆不及闽。闽之居者又多,而郝源之族为甲。嘉以布衣遇天子,爵彻侯,位八座,可谓荣矣。然其正色苦谏,竭力许国,不为身计,盖有以取之。

      夫先王用於国有节,取於民有制,至於山林川泽之利,一切与民。嘉为策以榷之。虽救一时之急,非先王之举也。君子讥之。或云管山海之利,始於盐铁丞孔仅、桑弘羊之谋也。嘉之策未行於时,至唐赵赞始举而用之。

      叶嘉在皇宫居住了一年,请求让告老回乡,皇帝说:“钜合侯对我可谓尽忠了。”就封赐爵位给叶嘉之子。又下令郡守选择叶嘉家族中品质优良的弟子,年年推荐给朝廷。

      叶嘉共有二子,长子叫抟,有父亲遗风,承袭了爵位;次子叫挺,热衷炼丹之术。比起抟来,志向更为淡泊。常捐出钱财,赈济乡间贫苦之人,人们都感恩他。所以乡民在春秋季节聚会于山中击鼓,感念和寻求他的帮助已成惯例。

       “爵其子”,喻建茶继续上贡。贡茶不限于建安,凡附近品质良佳之茶均得每年上贡,故谓“又令郡守择其宗支之良者,每岁贡焉”,供御形成制度。

      抟者,团也,谐音,指龙团凤饼茶。挺者,铤也,谐音,指京铤茶。京铤茶源头始制于五代的闽国、南唐,北苑龙凤团茶始制于北宋太平兴国初。入宋以后,以龙凤团茶最贵,赐执政、亲王、皇族、学士、将帅,京铤茶次之,赐舍人、近臣。故曰“长曰抟”,“次子铤”。“黄白术” 为道教的“炼丹术”,喻其潜心修道,虚静恬淡,不事王侯,高尚其志。故谓“抱黄白之术,比于抟,其志尤淡泊也”。

      乡闾山民资茶而生活,故谓“尝散其资,拯乡闾之困,人皆德之”。每当新春采茶时节,建安太守率众僚齐集山中,山民擂鼓助威,喊山采茶。欧阳修有诗称颂:“夜间击鼓满山谷,千人助叫声喊呀”,是谓“故乡人以春伐鼓,大会山中,求之以为常。”茶树适宜在山谷丘陵地区生长,故谓“今叶氏散居天下,皆不喜城邑,唯乐山居。”

      有人称赞说:现在姓叶的人散居在天下各地,都有一个共性不喜欢居住在城市里,只以山中居住为乐。居住在福建省建瓯市东峰镇壑源村的叶姓人家,都是叶嘉的子孙后代。天下叶姓人氏虽多,可是品行和芳香为世人所赞,其它地方均不及福建省建瓯市东峰镇壑源村。而在这里居住的叶氏,以壑源一族为荣耀。当年叶嘉以平民百姓身份受到皇帝礼遇,被封爵位,位居重要职位,可以说是相当荣耀。但叶嘉正直性格和苦心劝谏的精神,以及不为己考虑的品行,均是为了尽力报效国家,这是最值得学习的地方。

      根据不少史志典籍的记载,建安(今福建省建瓯市)植茶最早可以追溯到战国末期(约公元前221—220年)。四川《名山县志》中有这样一句话:“昔有汉道人,分来建溪芽”,意思是说,汉代有个道人,从建溪(在今福建省建瓯市)引种了茶芽。可见,早在汉代,当地不仅已植茶,而且这里的茶在全国已颇有名气了,否则那个道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引种茶芽呢? 故谓“氏于闽中者,盖嘉之苗裔也”。

      到了宋代,茶以团饼为主,亦有少量散茶,但举国独尊建安(今福建省建瓯市)之茶,建安(今福建省建瓯市)茶为天下之冠,故谓“天下叶氏虽多,然风味德馨为世所贵,皆不及闽。”建安(今福建省建瓯市)之茶,又以北苑、壑源为佳,风靡天下,故谓“闽之居者又多,而郝源(今建瓯市东峰镇福源村)之族为佳。”北苑、壑源之茶上贡皇家,备受宠爱,贵似王侯公卿,是谓“嘉以布衣遇天子,爵彻侯,位八座,可谓荣矣。”茶叶风味恬淡,啜苦咽甘,利国利民,是谓“然其正色苦谏,竭力许国,不为身计,盖有以取之”。

      古代帝王治国有节,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从百姓那里收税有制度,至于山川大地河流的物产,一切都都要为百姓着想。叶嘉提出茶叶等其它物品专卖税收政策,虽然救了一时之急,却并不是古代帝王的做法。有君子嘲笑和讥讽叶嘉,说是对山川、海洋的物产实行专营税收,开始于西汉掌管盐铁事务“大农丞”孔仅、“大司农中丞”桑弘羊的经营思想。叶嘉的税收政策在当时虽没有普及,但在唐代被赵赞采纳,才开始推行物品的专卖政策。

       “嘉为策以榷之”,是指榷茶之法。榷茶法自唐代以开始便有不同看法,《旧唐书 ·文宗本纪 》:“(太和)九年……十二月壬申朔,诸道盐铁转运榷茶使令孤楚奏:榷茶不便于民,请停。从之。”《旧唐书 ·李珏传 》:“珏上疏谓,榷率本济军兴,而税茶自贞元以来有之,方天下无事,忽厚敛以伤国体,一不可;茗为人饮,与盐粟同资,若重税之,售必高。其弊先及贫下,二不可;山泽之乡无定数,量斤论税,以售多为利,若价目腾踊,则市者稀,其税几何,三不可。陛下初即位,诏惩聚敛。今反增茶赋,必失人心。帝不纳。”对于茶税和茶叶专卖制度,历史上有许多人持反对意见。故谓“榷茶‘虽救一时之急,非先王之举也,君子讥笑之'”。

      苏轼诗文书画俱绝,是中国古代杰出的文学家、艺术家,更是一位了不起的茶人、茶文化专家。除《叶嘉传》外,苏轼还创作了数十首茶诗词,量多质佳。文章中的叶嘉,其实亦是苏轼自身的人格写照,更是茶人精神的象征。

      《叶嘉传》是苏轼杰出的文学才华和丰富的茶文化涵养水乳交融的产物,是茶文化艺术殿堂里的一篇奇文杰作。(参考丁以寿:《苏轼[叶嘉传]中的茶文化解析》汇编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