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建瓯市闽源之窗门户网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闽源文化纵横 > 闽源研究 > -正文

你绝对想不到,福建第一城竟然是她!

时间:2017-07-16 11:4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武夷文化研究》罕见刊文重磅力推

建瓯市方志委  赖少波
 
缘  起:
 
      自古以来,传统史学家都认为福建历史上最早的都名、最早的城名和最早的县名,甚至最早的传统标志性产业都和“冶”有关,“福建首邑”即以“冶”为名。那么,这个“冶城”究竟诞生于何时、出现于何地?


 
      2015年第4期《武夷文化研究》刊发南平市政协副秘书长李子《“冶城”新解——福建文明的源头之探》一文,认为“商周起闽江之源这片土地就进入了一个文明古国,古闽国以领先于世的冶铸之技享誉华夏,古闽国的都城因此叫冶城,都城址设建瓯一带,是为福建第一城。”笔者完全赞同李子的观点,闽之源头、福建首邑“冶城”就在建瓯。本文拟从建置、地名、文物、文献、交通、地理、商贸、金融、文化、军事、方言等十个层面再作一个比较全面系统的专题解读与阐释。
 
一、倒推建置考证法:建置沿革里的玄机

      建瓯历史悠久,东汉建安初年(196 年)设建安县,是一座有着1800多年建县史的历史文化名城。东汉献帝建安八年(203年),贺齐进兵建安(今建瓯),立都尉府。当时整个福建均属于会稽郡,会稽郡下分东、南二部都尉,闽疆为其南部都尉,而南部都尉的都尉府就设在建安(今建瓯)。汉末三国吴景帝永安三年(260年)设立建安郡,统辖全闽。建安郡(260-618年),是汉置闽域第一郡,在历史上存在长达300余年。因为当时建安郡郡治设在建安(今建瓯),建瓯因而成为福建历史上最早、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座“省会”城市。
 
      唐武德元年(618年),撤建安郡,设建州;唐武德四年(621年) 正式将建安(今建瓯)设为建州州治。建州(618-1162年),是唐朝在福建设置的五大州中时间最早、面积最大的州,历时500余年。唐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始从福州、建州各取首字,置“福建经略使司”,统管全省的兵民事务,福建之名由此而始。


 
      唐末五代后晋天福八年(943年),闽主王审知之子王延政在建州称帝,以建州为都城,并兴建宫室,构筑楼台,盖太和殿,修五凤楼,铸大铁钱,诏行一方。建州(今建瓯),因此被称为“闽国古都”。
 
      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 年)升建州为建宁府,建宁府(1162-1913年),经历宋、元、明、清、民国五朝,长达750余年,是八闽大地上先后设置的八个府中最早设置的一个府,素称“八闽首府”。北宋治平三年(1066年),划出建安、建阳、浦城三县的部分地域设置了瓯宁县,与建安县同驻一城。北宋熙宁三年(1070年),撤消了瓯宁县。北宋元佑四年(1089年),又划分建安县西北十二个里重置了瓯宁县城。自此开始形成了建州(建宁府)衙门、建安县衙门、瓯宁县衙门,“一州(府)两县三衙门”同处一城的行政格局。


 
      综上建置沿革可知,建瓯在历史上先后成为闽之第一郡(建安郡)、第一州(建州)、第一府(建宁府)及闽国帝都的政权所在地,在历史长河上持续千年,一直是闽疆的政治中心。由此往上追溯,我们顺理成章地倒推出一个结论:冶在建瓯!只有冶在建瓯,才能顺理成章地解释之后发生的:闽之第一郡(建安郡)、第一州(建州)、第一府(建宁府)及闽国帝都的政权所在地设在建瓯这一系列的历史存在!我想,正是因为冶在建瓯,才顺理成章地造就了此后千年建瓯如此辉煌而厚重的政治中枢之位。否则,我们就无法解开这道历史的方程和疑惑!
 
二、倒推军事考证法:军事里的玄机

      楚汉相争之时,无诸佐汉击楚有功,被汉高祖正式册封为闽越王。闽越王无诸去世后,其之子郢继位后,与其弟余善不断扩大闽越国的势力,东击东瓯,南欺南越,把闽越的触角北延江浙,南伸两广,并“筑六城以拒汉”,把闽北构筑成反叛汉廷的顽固阵线、攻防堡垒和轴心据点。此“六城”分别为浦城的汉阳、临浦、临江城3个、建阳的大潭城1个、邵武的乌坂城1个、崇安的古粤城1个,此六城均为军事堡垒,环绕拱卫的中心便是建瓯,建瓯在闽的军事地位可见一斑。


 
      汉武帝元鼎元年(公元前110年),汉军南征,“虚闽地而治之”,闽越民众“遁山而逃”,首选之地当然是商周以来冶铸业和农耕业就已相当发达的文明中枢建瓯,这在《建宁府志》和《建瓯县志》等史志典籍上均有明确的文字记载。建瓯独特的地理优势和人文积淀,给闽越遗民看到薪火和希望,并迅速重新凝聚和组建起自己的部落中心——“冶城”。
 
      此后,“冶”的顽强和生生不息得到了朝廷的重视和认可。据文献记载,东汉建安初年(196年),汉献帝特别用皇帝年号命名“建安县”,我们可以理解为是为 “冶”正名,既中止了建瓯自古冶县之名(史料中冶县之后没有下文),也寄寓了汉廷对闽地从此安宁的愿望。东汉献帝建安八年(203年),贺齐进兵建安(今建瓯),因建安地处当时闽北的中心腹盆,地理位置显要,故而“会稽郡南部都尉府”设在建安县。都尉,用现在的话来说,即军区。贺齐为首任会稽郡南部都尉府都尉,统领全闽的军政事务。“会稽郡南部都尉府”遗址在原建瓯市人民政府办公大院(今御花苑居民小区),这一带至今尚保留着都御(尉)坪和旗山(齐山)的古地名。
 
      下面,我们用倒推法来演绎这段军事历史轨迹:从建瓯保留至今的古地名都御(尉)坪和旗山(齐山),到贺齐在建安(今建瓯)担任首任会稽郡南部都尉府的都尉,统领全闽的军政事务,再到闽越王在国境线上“筑六城以拒汉”,拱卫闽北中枢之地古邑建安(今建瓯),从这一系列的军事历史事件上,我们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闽之源头,“冶”在建瓯。


三、倒推交通考证法:交通里的玄机

      建瓯位于闽江建溪干流,地处崇阳溪、南浦溪、松溪的交汇处,是闽北地区唯一能直接通航到福州的一条黄金水道,闽浙赣三省的交通要冲。建溪是建瓯境内最大的河流,更是建瓯的母亲河。早在汉末三国东吴在瓯设建安郡治之际,西门外大洲就已兴起造船业,终年通航木帆船,为水运发展提供有利条件。明代郑和下西洋所用船只主要是在建瓯取材和建造,可想当年建瓯造船业已相当发达。与此同时,建溪上游松溪、崇阳溪、南浦溪三条河流,经过历朝多次疏通,提高了航行速度、航运载量,也极大地增加了航行的安全系数。
 
      建州港口(今芝城港),是历史上闽北、甚至福建全省最大最重要的内河港口之一。原系自然港,自唐代(804年)以来先后有临江、通济、东门(含通仙门及南门洲)等船舶处(码头)。清道光年间,福州马尾辟为通商口岸,芝城港亦日趋昌盛。江西、浙江部分毗邻地区及县内进出物资均在此转运。江西、浙江、福州、永泰、闽清等地木帆船在此靠泊,港口盛极一时,日常各码头汇集船舶达千艘以上。
 
      建瓯虽地处山区,但建瓯南至南平、北至浦城、东至松溪、西至建阳的四面八方,均辟有驿道,可畅行无阻。特别是明清之际,河运繁荣,陆路昌盛,成为闽北乃至福建的水陆交通枢纽、物质集散地。


 
      建瓯不仅是闽北的交通中枢,更是众县环绕护卫的“闽北中枢”和“金瓯腹地”。综观闽北区划,因为相比于一线的浦城和武夷山,建瓯在汉武灭闽越的战争中属于前线的后援地和根据地,比不得前者饱受炮火焚毁,哀鸿遍地,建瓯是闽北的中枢腹盆、金瓯宝地,外部力量很难使其伤筋动骨,很容易在短期内复元。因此战后她最易招引闽越民众“遁逃山谷者频出”而集聚,同时这一带商周以来就是闽山建水的文明之根,也闽越遗民最有凝聚力和向心力的核心之所在。这就是中央会空降一个“建安”年号给建瓯的最关键的区位因子,这也是建安比汉兴、南平更胜一筹略、领先一步,从建县之始就能一直成为闽北和全闽政治中心的所独占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根基所在。

四、倒推地理考证法:地理中的玄机

      汉献帝建安初年(196年),分侯官北乡建立了三个县:建安县(今建瓯县)、南平县、汉兴县(今浦城县)。寓意为:“建安初年,平定南疆,汉室复兴”。据史料记载,虽然是同一年,但南平、汉兴设县略迟于建安,建安县(今建瓯)是福建历史上最早设置的县,而且是用当时汉献帝的年号“建安”直接命名的,建瓯既得“首个县份”又得到皇帝特殊恩荣,这一绝非偶然。
 
      建瓯具有相当优越的地理位置。地处东经117°58′45″-118°57′11″,北纬26°38′54″-27°20′25"之间。从纬度位置上看,建瓯地处北半球的低纬度地区,由于全年的太阳高度角度都较大,因此热量相当丰富;从海陆位置上看,建瓯距海较近,东距太平洋的边缘海域——台湾海峡只有一百多公里,受海洋的影响明显,因此降水也相当丰富。所处的这种优越的纬度位置和海陆位置,也就基本决定了建瓯相应地形成比较典型的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四季温暖潮湿;年均气温18.7℃,年降水量1664毫米。建瓯的这种四季温暖潮湿的亚热带季风气候,进一步为当地各种动植物的生长和繁衍,提供了一个极其理想的水热条件。


 
      市境大部分处闽西北中低山丘陵,属武夷山东延余脉,东部处闽东山地,为鹫峰山西坡。松溪、南浦溪汇入建溪流贯中部,是远古以来两溪汇流的冲积小平原。在以江河为通衢的时代,河脉就是人脉,江河史就是文明史,再加上建瓯土地膏腴,四季分明,雨量充沛,是一个自然生态特别优越的环境,森林覆盖率长期都保持在80%上下,是全省乃至全国的“生态绿都”。
 
      良好的地理优势造就了丰饶的物产,也诞生了灿烂的古代文明。建瓯因而成为早期人类聚居地和商品集散地,为“冶都”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五、倒推商贸考证法:商贸里的玄机

      建瓯自古雄居闽北中枢,水陆交通便捷,水运尤其发达,长期以来成为闽浙赣三省的交通总衢,各地各类物资在这里集散,南来北往商旅不绝,渐至万商云集、百业俱兴的繁荣景象,从而促成了历朝历代物华天宝的空前盛况。


 
      商周时代,建瓯的陶器制造已较普遍。至今在建瓯已发现的先秦文化遗址即167处,出土了数以千计的各类陶器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充分展示了建瓯的先民们早就在这块土地上开发生产、繁衍生息。

      三国时期,建瓯的造船业已较发达。据《三国志》记载,建瓯当时已成为孙吴南部最重要的造船基地。此后,历代造船业日益发展壮大,据考,建瓯西门外大洲曾为当年的船只修造中心,以制造双尖雀船为主,亦造大小舳板、方舟。迄至民国,造船业仍相当兴盛。

      东晋之时,建瓯的制砖业已颇具规模。从不少已出土的文物考证分析,当时建瓯已能烧制出印有图案花纹、做工考究的梯形墓砖,充分显示了早在一千五百多年以前,建瓯的先民们就已经开创了福建经济发展史上又一个高潮。

      唐代,建瓯的港口码头就已形成,内河航运进入了规范化运营。历经宋、元、明、清几代的繁华,至鸦片战争后,福州马尾港被辟为通商口岸,建瓯水运更是盛极一时,日常停泊、汇集的船舶达千艘以上,从而使建瓯成为闽北,乃至闽、浙、赣三省各地大批物资的集散地和转运中枢。


      宋代,建瓯“北苑”御茶园所产的龙团凤饼诸茶,成为终宋一代的最高茶品。其实,建瓯植茶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202—300年的战国末期和秦汉初期。至唐中叶,建瓯已盛产茶叶。尤其在宋代,建茶更是精益求精,一时名冠天下。与北苑茶相匹配的是原产于建安县(今建瓯)独特的北苑茶具——“建盏”,又叫“兔毫盏”,是黑瓷的代表,中国宋代八大名瓷之一。它不但是宋代皇家的御用茶具,而且问世后,很快便驰名海内外,其中的精品,日本人更是将她奉为“国宝”。

      元代,建瓯的丝绸生产就已驰名中外,世界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途经建瓯时曾盛赞其城“盛大雄华”、“商贸发达”、“盛产生丝,并制成各种色彩艳丽的绸缎,行销各地”。

      明代,建瓯的书商就已能使用铜版活字印刷,所刊行的书籍,时称“建版”。至今尚有一部当年的“芝城铜版”蓝色印本流传于世。


      清至民初,建瓯的商贸业和手工业均已十分发达。建瓯的杉木、笋干、香菇等土特产品经销商纷纷在上海、汉口、福州等口岸设庄,将一批批大宗的土特产品不断地运销全国以及海外各地;建瓯的酿酒、染布、缝纫、竹器、刀剪、纸伞、棕具、小五金等手工业也在外享有盛名。其中,郑邦杰创制的“才”字号和“十”字号剪刀,还曾获国际商务局在新加坡召开的手工业品评比竞赛会金质奖。詹金圃茶庄的茶叶获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奖。此外,还有传统土特产品,杉木、板鸭、笋干、锥栗、香菇、泽泻等等,这些都可能成为建瓯先民们经营的大宗外销商品。

      显而易见,建瓯的传统产业及其土特产品如同一部异彩纷呈、高潮迭起的历史长卷,它的绚丽光华,正是建瓯古城作为闽之首邑辉煌灿烂历史轨迹的最有力的诠释和佐证,我们足可从中一斑见豹,感受和体验到建瓯远古商贸的雄华盛大!用倒推之法,我们也只能得出一个答案:冶在建瓯,只有这样,才能合理的解释发生在闽疆中枢建瓯如此波澜壮阔的一幅生生不息的商贸现象!
六、倒推金融考证法:金融里的玄机

      “冶都”不仅能“冶”重器、礼器,而且还能“冶”“建州钱”“建州镜”,这更是“冶”业的精品!建瓯传统铸造业的工艺历史,可追溯到商周时期,从历年在建瓯先后出土的商周青铜大铙、青铜觚、青铜剑,以及全套12件的铜音盏得到佐证。


      据《福建通志》记载:“唐会昌年间(841-846年),全天下铸钱,所铸钱各加本郡号”。又据《旧五代史•食货志》记载:“后周广顺元年(951年),因唐旧制,在建州设永丰监”。这说明唐时建州铸钱已初具规模。唐之后,五代王延政在建州治军揽政、立国称帝,前后二十几年,其间也在建州铸了不少钱币。王延政为南唐所灭,其后所设的“永丰监”,当为南唐所建,因南唐后期虽被迫尊奉后周为正朝,但后周一天也没有真正控制过当时的建瓯。公元975年,南唐为北宋所灭,“永丰监”存在了大约二十余年由此中断。北宋政权吞并和平定江南后,由于福建流通的铜钱太少,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年)诏令建州铸大铁钱与铜钱并行。这样几番铸钱,自然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工艺经验,同时也为建立“丰国监”打下了良好的技术根基。
 
      据《宋史》、《元丰九域志》、《嘉靖建宁府志》等书记载,“丰国监”始建于北宋咸平三年(1000年),至南宋绍兴三十六年(1156年)停铸,历时156年。丰国监,也可以说是中央直属的四大银行之一,每年铸制数十万贯铜铁钱币,俗称“建州钱”,通行全国。“丰国监”是当时全国四大铸钱币铸造基地之一,与饶州永平监、池州永丰监、江州广宁监并称“宋代铸钱四监”。


      用倒推考证之法,我们认为,正是“冶”在建瓯,方能冶出之后在中国历史上举足轻重的商周青铜大铙、青铜觚、青铜剑、全套12件的铜音盏等惊世骇俗之精品,以至后来的“永丰监”,再到“丰国监”,成为全国四大铸币中心,在中国铸币史上取得令人瞩目的绚丽光采!我想,正是冶的光芒,穿越历史的时光隧道,从商周一直到唐宋,在历史的星空上划下了一道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更加清晰地佐证和反证了冶在建瓯的判断,更为我们的考证增添了一个唯美的诠释与注脚

七、倒推文物考证法:文物里的玄机

      1978年,建瓯小桥镇阳泽村出土的,现存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青铜大铙,重达100多公斤,是当年出土的我国同类器形中最早最大最重的青铜礼器。同年,该村还相继出土了20余件青铜礼器。十年过后,距阳泽村5华里的梅村又出土了一组青铜甬钟。


 
      1982年,在建瓯南雅村又出土了一套宋代铜音盏,共十二件,这是当年我国发现的唯一一套古代铜瓯实物。它们用铜铸制而成,形如圆口碗,碗口平行外展呈小边,大小不一,高3厘米,一般在2.5厘米左右。最大的重270克,最小的重150克。依大小不同,敲击时能发出不同的音阶,除两件破损外,其余十件可发出悦耳的音响。

      2009年,小桥霞抱村又出土了罕见的春秋青铜宝剑。该青铜剑形制为“斜宽从,狭长锷,厚格,圆箍”器形完整,具有典型春秋晚期吴越短剑的显著特点。

      据专家学者考证,出土于建瓯的这些青铜重器都不是一般的贵族能够僭制享用,属于祭祀礼器,是王权的象征。大量上古青铜重器集中于建瓯,而建瓯市东郊至今仍有古代所遗留的冶铜古村落——“铜场”,专家推测建瓯在古闽时期就是一个有“冶”、会“冶”、能“冶”,且能“冶”出精品极品的传统产业——“冶”的发祥之地。因此,用最简单的倒推考证之法,我们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闽之源头“冶” 在建瓯!
 
八、倒推地名考证法:地名里的玄机

      在中囯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县级行政区域将近三千个,但在地名的命名上,福建有个奇特的文化现象,就是在全省的县级行政区域中,带有“安”字与“宁”字的邑名特别多,有16个,接近全省县级行政区域的五分之一,这在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中是唯一的。


 
      从福建相关史志中的行政邑名历史资料考证,这些带“安”字和带“宁”字的地方均同建瓯市旧邑名——建安县、瓯宁县有着密切的关联性,这些地名均根源、发端于建安县和瓯宁县,即今建瓯市。
 
      此外,距城关19公里的小桥镇阳泽村英才辈出。南宋开国宰相郑珏,太常博士郑存,明朝刑部尚书太子少保郑赐,清朝刑部左侍郎郑重等皆诞生于此。阳泽村龙池自然村更建有“龙池养蒙书院”,陈列着194名当地历史上入仕为官的官员画像,宋高祖亲笔诏谕赠匾额“忠穆后裔,官林世家”。 历史上皇家与该书院有着怎么密切的联系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但山乡的一个小小的自然村,单单一个郑氏家族,就能走出了如此之多的官员,却是一个有史有据的事实!也实为罕见,堪称“福建百官第一村”。更耐人寻味的是,阳泽村在当地人的方言中,自古以来便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王宅”。众所周知,中国历史上的等级制度是相当森严的,而一个小山村竟然可以“僭越”层层等级名叫“王宅”,其中必有玄机!
 
      由建安、瓯宁衍生出的“安”“宁”地名文化,为什么能幅射至全闽大地?建瓯一个小小的自然村怎么会走出的众多达官重臣?建瓯一个小村落的古地名怎么可以“僭越”层层等级仪制名叫“王宅”?破解这层层疑问的唯一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一个解释,那就是:福建之首邑,“冶城”在建瓯。
 
九、倒推文化考证法:文化里的玄机
 

      自古以来,建瓯的茶文化、酒文化、竹文化、民俗文化、美食文化相当繁荣活跃。建瓯的茶业、酒业早在宋明时期就蜚声京城和海宇,其“茗战”、“对拳”等茶酒文化在民间广为流传,形成了建瓯一道独特的民俗文化风景线。北苑茶历史悠久,经历了唐末五代的闽国、南唐、北宋、南宋、元、明前后六朝的皇家御茶,深得42位皇帝的青睐与推崇,名冠天下458年。尤其在宋代,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境地,开创了中国茶史上空前绝后的“龙茶盛世”。著名诗人陆游曾在《建安雪》中盛赞“建溪官茶天下绝”,周绛也在《补茶经》中美誉“天下之茶建为最”。历史上,像北苑茶这样熔茶品(“北苑”龙凤团茶)、茶具(建安“建窑”所烧制的“建盏”)、茶艺(建安“斗茶”习俗)、茶神(凤山茶神张廷晖)、茶业(前丁后蔡詹金圃)以及荟萃众多名家的颂茶诗文和研茶专著于一炉的茶文化发祥地,可谓绝无仅有!


 
      建瓯的酿酒业,是一个历史悠久、酿造有术、生意稳定的传统产业。从建瓯出土的商代青铜觚等酒器判断,建瓯的酿酒业至少可追溯到商周时期,至唐宋已经十分发达。迄至明清,手工酿酒工艺已臻精良之境。据考,明清时期,建瓯已有“梨花春”、“清河”、“西施红”、“状元红”等名品行销于世,其中又尤以“梨花春”“清河”为著,其味沉厚,余韵悠悠,颇得时人喜好。当年曾有诗评赏建瓯清河诸酒“建州(今建瓯)曾习梨花春,所以河清润绛唇,西子状元红熟胜,由来尤物也难伦。”
 
      建瓯作为八闽上郡,其饮食文化源远流长。因此饮食业相当发达,饮食店遍布城乡各大街小巷,经营花色品种繁多。

      特别值得一得的是,建瓯以朱熹、袁枢、杨荣等历史名人为代表的朱子理学文化和以东岳文化、太保文化、光孝文化为代表的宗教信仰文化,在福建省更是首屈一指。


      建瓯历代名人辈出,唐末五代之际,王延政在建州称帝,宋代理学家朱熹成长于建瓯,史称“三杨辅政”的政治家之一杨荣、中国十大历史学家之一袁枢、音韵学家吴域、外交家徐兢、文学家吴激、现代革命先驱杨峻德等一些名垂青史的人物诞生于此。陆游、辛弃疾、蔡襄、李纲以及世界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等都曾驻足建瓯并留下赞誉。
 
      经综合查阅、对照、考证《闽书》、《建宁府志》、《建瓯县志》、《中国人名大辞典》等有关史志典籍,初步统计出有典有据的建安、瓯宁两县(今建瓯)籍的进士总数超过1200人,其中有状元6人,他们是叶齐、徐奭、徐遹、翁德舆、黄硕、陈应行。此外还有十大宰辅,他们是唐代的游简言,五代的潘承佑,宋代的吴育、郑珏和袁说友,明代的郑赐、杨荣、李默、雷礼,清代的郑重;十大将帅,他们是陈诲、谢勋、吴栻、黄齐、叶康直、滕伯轮、金钺、叶启杰、刘德浦、邹坚等。另外,收入《中国人名大辞典》的建瓯籍人物有叶京、游恭、李虚已、叶康直等上百人。在这片文化沃土上,还孕育了出类拔萃的现代英杰。江龙、徐洵等两院院士,用自己的智慧和学识,为中华的科技崛起,在自己的领域里作出可喜的贡献。留美宇航博士吴金龙为人类的太空事业奉献了华人的才智;世界著名的青年科学家宋晓东探索出地球内核超速旋转的奥秘,成为二十世纪十大科学发现之一,震动世界科坛。正是“冶”的千年积淀,才成就了建瓯如此厚重的人文底蕴。

十、倒推方言考证法:方言里的玄机
 

      闽北方言建瓯话的形成受其历史背景、自然条件和社会基础等因素影响较大。战国末期,越王无诸入闽,对建瓯带来了深远的影响。无诸的贡献,不仅表现在开疆拓土,缔造闽越王国,更重要的是带来了中原和吴越文化,这些文化通过长期交融,已深深地植入建瓯人的意识之中。同时,建瓯地处闽北山区盆地。由于山区交通不便,相对阻碍了建瓯与中原文化的交流与融合,逐渐形成了不同于中原独具特色的建瓯方言。
 
      方言是体现一个地区的文化基因,折射出厚重的历史文化。建瓯方言是中国八大方言之一,为闽北通用,由古汉语发展而来,保留了古汉语中众多的语音特点和古汉语词汇,被学术界认为是上古汉语的“活化石”。经20世纪60年代初全省方言普查确认,它是闽北方言的代表点,主要通行于明清时期建宁府属的建瓯、松溪、政和、崇安(今武夷山市)、建阳等县市,以及浦城、南平、顺昌等县市中接近建瓯的乡镇,使用人口有200多万人。
 
      建瓯方言中保留着大量古音,如“筷子”——“箸”;“洗澡”——“洗浴”;“蜂窝”——“蜂巢”;“去玩”——“去嬉”;“皮鞋”——“皮靴”;“笋干”——“笋脯”等。


      建州方言表现用手“打”人的词句,远比现代汉语多,表达的感情色彩也更丰富,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有:揍你、擂你、挎你、擖(gué)你、捋你、掴(xio)你,等等,不下十多个,但有的不知道该找到什么对应的字来体现。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如今虽然建瓯已基本使用汉语,但在日常用语中还保留着相当丰富的建瓯本土特有的方言,这些方言词语无法用文字表达,即使以拟音写出来了,字面上也很难解释。这些方言词语就是古闽族语言遗存下来的活化石(当地人又称作“鸟语”)。如蜻蜓——刊魁[k′an33k′o54],干净——侎俐[lai33li44],操心——慌热[xuan54iZ21]等。此外,还有一些形容颜色的词语,如“璃璃绿”“漆漆黑”“烘烘黄”等。
 
      建瓯方言里头的俗语丰富多彩、形象生动、言简意赅,具有浓郁的古闽色彩、闽越遗风和乡土地域风情。比如“城西炮”来源于清顺治年间建瓯特有的历史事件;“废明牌”是清朝取代明朝之后,人们对前朝荣誉封偿的否定;“三七搭”是建瓯做年糕的经验配方。
 
      此外,还有揽裤骹、矮炉饼、做皇帝、嬉牌仔等等,这些丰富的方言词汇,都代表和反映了一定的历史文化背景,折射出建瓯作为闽之源头在地脉、人脉、文脉的源远流长及其生生不息的古闽族早期语言文化基因深深烙印。 


 
结束语:

      “冶城”作为福建文化的发源地,她需要血脉传、沃土养、人文育,强军护、商贸兴,而综上所述,建瓯地理位置优越,水陆交通便利,商贾云集,经济繁盛,人文底蕴厚重,代代沿革薪火相传,不断线不断根,为闽之源头、福建首邑的发祥地“冶都”提供了底蕴厚重的孕育温床。建瓯历史上长期为首郡、首州、闽都、首府中心枢纽之所在,长期都是全闽的军事、政治、经济、金融、文化中心,为其作为闽之源头、福建首邑形成一个完整而翔实的证据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