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建瓯市闽源之窗门户网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北苑御茶 > 北苑御茶祖地 > -正文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与高丽茶文化及海路传播

时间:2018-12-28 18:05来源:未知 作者:《闽源之窗》编委 点击:
 摘 要:《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是徐兢在宣和五年(1123年)出使高丽,归国后所撰的见闻录,记录了高丽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山川、人物、宗教、风俗等情况,是研究宋史、高丽史、高丽茶文化的宝贵史料。宋代茶文化兴盛,海上贸易发达,高丽亦盛行喝茶,但为土产茶,味苦,惟贵中国茶。在这种背景下,宋代茶叶、茶具甚至饮茶习俗不断传入高丽,促进了高丽茶文化的发展。 
  关键词:《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宋朝;高丽;茶文化;海路 
  中图分类号:G2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4)12-0106-03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为徐兢宣和五年(1123年)出使高丽,归国后次年所撰的见闻录。《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内容丰富,史料详实,是研究宋史、高丽史及宋丽关系史、高丽文化的宝贵资料。 
  在中朝关系史上,宋朝与高丽的经济贸易、友好往来最为活跃。宋代海外贸易昌盛,宋代茶文化是中国历史上的繁荣时期,从皇帝到老百姓,饮茶成了日常生活的必需。当时有俗语说,茶之为民用,不可一日无茶。高丽也盛行饮茶,但味道远不及宋,在这一背景下,茶叶贸易在发达的宋丽贸易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茶商也促进了中国茶文化的东传,为高丽的茶文化发展做出了贡献。 
  一、《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内容及史料价值 
  (一)《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的内容 
  徐兢,字明叔,号自信居士,和州历阳人(今安徽和县),生于宋哲宗元�v六年(1091年),卒于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全书正文共分四十卷、二十八门、三百零一条。宣和五年(1123年)宋徽宗派国信使去高丽访问,以给事中路允迪为正使,以中书舍人傅墨卿为副使,以徐兢为国信使所提辖人船礼物官。徐兢在高丽首都滞留期间,采用了素描和记备忘录的形式,广泛收集资料,用敏锐的眼光洞察事物,归国后的一年(1124年)绘其图形,书其事物,写下了《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一书。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图文并茂,对文字,绘图以说明,对图画,以文字加以详释,两者相辅相成。在中国历代出使朝鲜的使节所撰纪行录中,图文并茂的仅此一部。第二个特色是内容十分丰富,如,关于高丽建国、高丽王朝世次与国王形象,高丽的建筑、服饰、典章制度,高丽之物产及生活用品,高丽民众之生产劳动,高丽社会儒、佛、道信仰、社会风俗,宋使一行在高丽的活动,宋丽之间的交通路线和使团具体行程等诸多高丽的政治、经济、军事、人物、宗教、物产、风俗等均有涉及。 
  (二)《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的史料价值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是我国古代一部重要的外纪作品,是研究宋史、高丽使、宋丽关系史、高丽文化的宝贵资料,也是科技史和海上交通史研究的重要著作,受到历代学者的重视。《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以实地见闻的方式记述了高丽时期朝鲜半岛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地理、人物、宗教、风俗等情况,展现了一幅生动的高丽中期社会图景,为研究高丽史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内容丰富,史实确凿可信,使后世人们得以具体了解当时高丽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习俗各方面的状况,以及当时北宋与高丽的交往关系,尤其是海上交通情况,弥补了《宋史》、《高丽史》等之不足。尤其是茶文化方面,在高丽茶文化的相关文献稀少的背景下,《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中记载了关于高丽茶文化的内容,因此该书成为了今人研究高丽茶文化的重要著作。 
  二、《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中的高丽茶文化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中提到的高丽茶文化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徐兢在《香林亭》中描述了在香林亭喝茶的内容。《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二十七《馆舍・香林亭》云:“使副暇日,每与上节官属烹茶。枰棋于其上,笑谈终日,所以快心目而却炎蒸也。”①香林亭是高丽时代接待中国使臣的顺天馆中附属的亭子。从上述描述中可以看出,高丽官员以茶来接待中国使臣,并在香林亭下棋休息,说明饮茶习俗已在高丽上层社会流行,茶已是接待贵宾的必需品。 
  第二,徐兢在《汤壶》中对高丽汤壶特征进行了详细说明。《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十一《器皿・汤壶》云:“汤壶之形,如花壶而差匾。上盖下座,不使泄气,亦古温器之属也。丽人烹茶多设此壶。通高一尺八寸,腹径一尺,容量二斗。”②从这段描述中可以了解高丽时代烹茶用的器皿的形状。 
  第三,徐兢在《茶俎》中详细记载了高丽的茶具、茶礼、喝茶的风俗等内容。《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十二《器皿三?茶俎》云:“土产茶,味苦涩不可入口,惟贵中国腊茶,并龙凤赐团。自锡赉之外,商贾亦通贩。故迩来颇喜饮茶,益治茶具。金花乌盏、翡色小瓯、银炉汤鼎,皆窃效中国制度。凡宴则烹于庭中,履以银荷,徐步而进。侯赞者云:茶遍乃得饮,未尝不饮冷茶矣。馆中以红俎布列茶具于其中,而以红纱巾幂之。日尝三供茶,而继之以汤。丽人谓汤为药,每见使人饮尽必喜,或不能尽以为慢己,必怏怏而去,故常勉强为之啜也。”③这是《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中记载高丽茶文化最详细的部分,也是高丽茶文化相关文献中最重要的部分。首先,从这段记述中可以看出,高丽的土产茶味道苦涩,不受众人喜欢,唯独中国茶被视为上等茶,其中腊茶、龙凤赐团尤为贵重。高丽饮茶习俗风行,茶叶总类颇多。高丽的茶诗中出现的土产茶的种类有脑原茶、大茶、孺茶、露芽茶、婴儿茶、叶茶、紫霞茶、香茶等,除此之外还有茗茶、御茶、佳茗、芽茶、茅茶、山茶、野茶、仙茶、芳茶等,但味道苦涩。龙凤茶、腊茶、龙凤茗团、建溪茗、曾坑茶、双角龙茶等是宋朝使臣赠送的茶或从宋朝购入的茶。高丽茶诗中出现的茶名是否都存在不得而知,当时在高丽常见的茶有脑原茶、大茶等土产茶与宋茶。当时徐兢所记载的土产茶有可能是脑原茶。其次,宋茶进入高丽的途径是宫廷赏赐或茶叶贸易。根据《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的记载,徐兢“神舟”去高丽时,宋廷带去很多名贵的物资和食品,其中还有茶叶。除此之外,通过海上贸易,宋代茶叶与茶文化传入高丽。当时宋代出口高丽的物资主要是茶、瓷器、书籍、药材、乐器、玉器、香料、纺织品等。高丽向中国输出的主要是人参、松子、白纸、香油、扇子等。宋代顺畅的海上通路,发达的海上贸易,活跃的茶商为茶文化的东传提供了有利条件。第三,从此记载中可以看出高丽的茶具有喝茶的金花乌盏、翡色小瓯,烧水的银炉汤鼎,用银制成的托盘银荷,覆盖茶盏与银荷的红纱巾等,这些均仿效于中国。金花乌盏是有金色花纹的黑色茶杯,翡色小瓯是翡翠色的陶瓷茶杯,银炉汤鼎是用银制成的火炉与烧水的三足鼎。其中金花乌盏受之宋代茶具的影响,宋代建窑黑釉盏是当时茶人趋之若鹜的茶具,高丽人引入建盏,仿效而成高丽的金花乌盏。而高丽生产的青瓷茶具精美细致,独具一格。《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十二《器皿三・陶尊》云:“陶器色之青者,丽人谓之翡色。近年以来,制作工巧,色泽尤佳。”④说明高丽人制陶技术高超,青瓷常用于茶具,即翡色小瓯等。不难看出,高丽茶具深受中国影响,但又融入了自身的特色,而宋朝不仅向高丽出口茶叶,也传播了茶文化。   第四,高丽的饮茶习俗。宴会时官员烹茶后所有人均拿到茶,方可饮茶,故经常饮冷茶,说明高丽有一系列饮茶的礼仪,并严格遵守。部分观点认为这种繁琐的茶礼阻碍了韩国茶文化的发展,但在重视礼节的高丽如果没有严格遵守的仪式,随意接待使臣,会误认为高丽怠慢使臣。从这里可以看出高丽严守茶礼,也可知高丽重仪礼。《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二十二《杂俗一》中也记载了高丽重仪礼的内容:“高丽于诸夷中,号为文物礼义之邦。其饮食用俎豆,文字合楷隶,授受拜跪,恭肃谨愿,有足尚者。”⑤高丽是礼仪之邦,饮茶习俗亦是如此。 
  再者,饮茶后上汤,说明高丽人喝茶后要喝汤。高丽人认为茶是凉性的,要喝热的饮料来保护身体,故称汤为药。高丽盛产人参,因此该汤要放入人参与中草药熬制而成,温而补身。饮茶后喝汤,与宋代饮茶习俗相同。宋代朱弁《曲洧旧闻》记载:“客至则设茶,欲去则设汤,不知起于何时。然上自官府,下至闾里,莫之或废。有武臣杨应诚独曰:‘客至设汤,是饮人以药也,非是。故其家每客至,多以蜜渍橙木瓜之类为汤饮客,或者效之。’予谓不然,盖客坐既久,恐其语多伤气,故其欲去,则饮之以汤。前人之意,必出于此,不足为嫌也。”⑥宋代的客来敬茶,之后喝汤的习俗也影响到了高丽,但汤的材料有所不同,宋代用蜜渍橙木瓜之类熬汤,高丽则多用人参与中草药。 
  由上述材料中也可得知高丽喝茶的习惯,即一天三次供茶,并将客人饮尽作为对自己的尊重。 
  据《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记载,高丽时代饮茶盛行,并以中国茶为上等茶。而中国茶传入高丽的途径除官方赏赐之外更多的是茶叶贸易。另外,高丽恪守茶礼,饮茶习俗以及茶具,亦随中国而变。但高丽在吸收、消化中国茶文化后,融合禅宗文化、儒家与道教伦理以及高丽传统礼节,形成其独有的高丽茶道,即官府茶礼、佛教禅宗茶礼和儒教茶礼。 
  三、茶文化的海路传播 
  (一)《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与茶文化海路传播线路 
  宋朝与高丽保持着友好的外交关系与民间关系,官方往来与民间往来全部通过海路完成。据《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城邑・封境》载:“若海道,则河北、京东、淮南、两浙、广南、福建,皆可往。”⑦当时海上通路大致可分南北两条线路:北路,以山东半岛为基地,中心港是登州(今山东蓬莱市)和密州板桥镇(今山东省胶东)。即从山东半岛的登州出发,向东直航,横渡北部黄海,抵达朝鲜半岛西岸的瓮津(今朝鲜海州西南的瓮津)。另一个出海口,从密州板桥镇起航,出胶州湾,东渡黄海,直航朝鲜半岛西海岸。而高丽往来宋则从礼成港起航,在山东半岛的密州或登州登陆,再由京东陆行至汴京(开封)。南路,由明州(今宁波市)定海县出发,越东海、黄海沿朝鲜半岛西海岸北上,到礼成港口岸,再陆行至开京。高丽人渡海到明州,再入运河北上至宋汴京。 
  宋神宗熙宁(1068-1077)年间,宋与高丽的海上航线从北方转移到了南方。至此,南路航线便成为宋朝与高丽往来的主要海上通道。根据徐兢的《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记载,宣和使团从明州港出发,到达礼成港共计28天;回程时,自礼成港发舟,返回定海县,“凡海道四十二日”。南北两条线路都是茶叶传播的路线,但宋元丰三年(1080年),宋朝政府下令凡“非明州市舶司而发过日本、高丽者,以违制论”。从此,北宋前往高丽的使臣,商船皆由明州(今宁波市)定海县出发,因此南路航线是宋代茶文化传入高丽的主要航线。 
  (二)官方赏赐与宋商贸易促使茶文化快速传播 
  茶叶是宋响彻海内外的名优产品。当时,高丽“土产茶,味苦涩不可入口,惟贵中国腊茶,并龙凤赐团。自锡赉之外,商贾亦通贩”。⑧事实上,来自朝贡赐赉的茶叶很少,元丰元年(1078年),宋赐予高丽的龙凤茶叶只有十斤而已。龙凤茶团属于北苑等官茶园的贡茶,“取象于龙凤,以别庶饮,由此入贡”,产生了龙凤贡茶,十分珍贵。欧阳修在《归田录》中云:“茶之品莫贵于龙凤,谓之团茶……然金可有,而茶不可得。每因南郊致斋,中书、枢密院各赐一饼,四人分之。宫人往往缕金花于其上,盖其贵重如此。”⑨ 
  宋代茶叶大量传入高丽要归功于宋商。宋时海外贸易已有很大发展,宋商是宋丽贸易中的主角。据有关学者统计,1012-1278年的266年间,宋商至高丽者达129次,5000余人之众。⑩贸易的货物迎合高丽上层社会需求,以茶叶、书籍、药材、文具和奢侈品为主。而当时的宋朝,饮茶风气炽盛,从官府到百姓,茶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王安石《议茶法》认为:“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11}不仅如此,随着宋代茶叶生产的空前发展和茶叶流通市场的进一步扩大,经营茶叶贸易已成为宋代商人追逐利润的主要途径之一。宋人李新说:“商于海者,不宝珠玉,则宝犀瑁;商于陆者,不宝盐铁,则宝茶茗。”{12}就说明了这一点。而当时的高丽受之中国影响,饮茶习俗盛行,而高丽土产茶,味苦涩味,不可入口,可见高丽有庞大的茶叶市场,频繁往来于高丽的宋商大量出口茶叶以及茶具,有利可图。尽管宋商的茶叶贸易不是为了传播茶文化而是为了获得商业利益,但是在客观上,却促进了茶文化在高丽的传播,宋商也成为了传播茶文化的使者。 
  (三)宁波地区是茶文化传播的中心 
  宋代茶叶多产于秦岭、淮河以南。江东西、两浙、福建、广南、荆湖南北、川峡等都盛产茶叶。其中浙江产茶府、州、军共有10个,即现在的杭州一带、吴兴地区、纲兴地区、宁波地区、临海地区、金华地区、衢县、常山县、开化县、建德县、温州地区、丽水地区。{13}宁波地区包括现今的慈溪市、舟山定海区、象山市、奉化市、宁波鄞州区,{14}可见宁波地区即宋代明州是当时重要的茶叶产地。而明州则是宋丽官方往来、民间贸易的主要港口。宋元丰三年(1080年),宋朝政府下令凡“非明州市舶司而发过日本、高丽者,以违制论”。从此,北宋前往高丽的使臣,皆由明州(今宁波市)定海县出发,越东海、黄海沿朝鲜半岛西海岸北上,到礼成港口岸,再陆行至开京。高丽人渡海到明州,再入运河北上至宋汴京。明州既是茶叶产地、又是主要的贸易港口,因此宋商不会舍近求远去其他产地运送茶叶,明州即宁波地区得天独厚的优势使该地区成为了茶文化传播高丽的中心。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是了解高丽中期文化的重要史料,详细记载了高丽的茶具、饮茶习俗等内容以及宋丽贸易航线。而中国的茶“兴于唐、盛于宋”,宋代是中古茶文化史上最繁荣的时期。宋丽两国在经济、文化方面交流频繁,高丽在各个方面深受宋朝影响,包括茶文化。宋代海上通路顺畅,海外贸易发达,有活跃于宋丽贸易的宋商、发达的明州港,为茶文化快速传播提供了有利条件。总之,海路是茶文化传播高丽的主要通道,宋商是其主要媒介,宁波地区是茶文化海路传播高丽的中心。 
  注 释: 
  ①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二十七).官舍・香林亭[M].首尔:移动的书,1997.506. 
  ②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十一).器皿・汤壶[M].首尔:移动的书,1997.520. 
  ③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十二).器皿三・茶俎[M].首尔:移动的书,1997.522. 
  ④郑龙石、金钟润译,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十二,《器皿三・陶尊》[M].首尔:移动的书,1997.523. 
  ⑤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二十二).杂俗一[M].首尔:移动的书,1997.480. 
  ⑥余悦、周春兰.中国宋代茶文化的繁荣与特色[J].农业考古,2007,(2). 
  ⑦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城邑・封境[M].首尔:移动的书,1997.407. 
  ⑧郑龙石、金钟润译,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十二器皿三).茶俎[M].首尔:移动的书,1997.522. 
  ⑨欧阳修.归田录[M].北京:商务印书馆,1921. 
  ⑩将非非,王小甫..中韩关系史[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8.220. 
  {11}余悦,周春兰.中国宋代茶文化的繁荣与特色[J].农业考古,2007,(2). 
  {12}李新.跨鳌集(卷12).上王提刑书[M]. 
  {13}陶德臣.宋代茶叶生产的地域分布及分析[J].茶业通报,2009,31(1). 
  {14}孙洪升.唐宋时期茶叶产地变迁考述[J].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4(24). 
  参考文献: 
  〔1〕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M].首尔:移动的书,1997. 
  〔2〕余悦,周春兰.中国宋代茶文化的繁荣与特色[J].农业考古,2007,(2). 
  〔3〕欧阳修.归田录[M].北京:商务印书馆,1921. 
  〔4〕将非非,王小甫.中韩关系史[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8. 
  〔5〕李新.跨鳌集(卷12).上王提刑书[M]. 
  〔6〕陶德臣.宋代茶叶生产的地域分布及分析[J].茶业通报,2009,31(1). 
  〔7〕孙洪升.唐宋时期茶叶产地变迁考述[J].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4(24).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